<thead id="df1p7"><var id="df1p7"><output id="df1p7"></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df1p7"></address>

<sub id="df1p7"><var id="df1p7"><ins id="df1p7"></ins></var></sub>

    <thead id="df1p7"></thead>

<sub id="df1p7"><listing id="df1p7"></listing></sub>

      <sub id="df1p7"><dfn id="df1p7"></dfn></sub>

        <address id="df1p7"></address>

        <sub id="df1p7"><var id="df1p7"></var></sub><form id="df1p7"><dfn id="df1p7"></dfn></form>
        <sub id="df1p7"></sub>

              <address id="df1p7"><var id="df1p7"></var></address>

              <form id="df1p7"></form>

                <address id="df1p7"><var id="df1p7"><ins id="df1p7"></ins></var></address><address id="df1p7"><dfn id="df1p7"><mark id="df1p7"></mark></dfn></address>
                范文资料网>书稿范文>赏析>《《上西楼》原文及赏析

                《上西楼》原文及赏析

                时间:2022-02-10 12:30:03 赏析 我要投稿

                《上西楼》原文及赏析

                《上西楼》原文及赏析1

                  原文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注释】

                  此调原为唐教坊曲,

                  又名《乌夜啼》、《秋夜月》、《上西楼》。

                  李煜此词即有将此调名标为《乌夜啼》者。

                  【今译】

                  默默无言,独自一人登上西楼。

                  天边残月如钩,寂寞的梧桐树啊~(是否和我一样的孤独?)

                  (窗外)庭院深深,冷清的秋天也被锁在了里面。

                  而那剪而不断,理之愈乱的却是我的离愁啊~

                  仿佛是另一番滋味在我的心头!

                  【赏析】

                  词名《相见欢》咏的却是离别愁。此词写作时期难定。如系李煜早年之作,词中的缭乱离愁不过属于他宫庭生活的一个插曲,如作于归宋以后,此词所表现的则应当是他离乡去国的锥心怆痛。起句“无言独上西楼”,摄尽凄惋之神。“无言”者,并非无语可诉,而是无人共语。由作者“无言”、“独上”的滞重步履和凝重神情,可见其孤独之甚、哀愁之甚。本来,作者深谙“独自莫凭栏”之理,因为栏外景色往往会触动心中愁思,而今他却甘冒其“险”,又可见他对故国(或故人)怀念之甚、眷恋之甚。“月如钩”,是作者西楼凭栏之所见。一弯残月映照着作者的孑然一身,也映照着他视线难及的“三千里地山河”(《破阵子》),引起他多少遐想、多少回忆?而俯视楼下,但见深院为萧飒秋色所笼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这里,“寂寞”者究竟是梧桐还是作者,已无法、也无须分辨,因为情与景已妙合无垠。过片后“剪不断”三句,以麻丝喻离愁,将抽象的情感加以具象化,历来为人们所称道,但更见作者独诣的还是结句:“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诗词家借助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来表现离愁时,或写愁之深,如李白《远离别》:“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愁古”;或写愁之长,如李白《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或写恋之重,如李清照《武陵春》:“只恐双溪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或写愁之多,如秦观《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李煜此句则写出愁之味:其味在酸咸之外,但却根植于作者的内心深处,无法驱散,历久弥鲜;舌品不得,心感方知。因此也就不用诉诸人们的视觉,而直接诉诸人们的心灵,读后使人自然地结合自身的体验而产生同感。

                《上西楼》原文及赏析2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五代十国

                  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一般 一作:一番)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译文

                  孤独的人默默无语,独自一人缓缓登上西楼。仰视天空,残月如钩。梧桐树寂寞地孤立院中,幽深的庭院被笼罩在清冷凄凉的秋色之中。

                  那剪也剪不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乱如麻的,正是亡国之苦。这样的离异思念之愁,而今在心头上却又是另一般不同的滋味。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注释

                  锁清秋:深深被秋色所笼罩。清秋,一作深秋。

                  剪,一作翦。

                  离愁:指去国之愁。

                  别是一般:另有一种意味。别是,一作别有。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赏析

                  这首词是作者被囚于宋国时所作,词中的缭乱离愁不过是他宫廷生活结束后的一个插曲,由于当时已经归降宋朝,这里所表现的是他离乡去国的锥心怆痛,这首词感情真实,深沉自然,突破了花间词以绮丽腻滑笔调专写“妇人语”的风格,是宋初婉约派词的开山之作。

                  “无言独上西楼”将人物引入画面。“无言”二字活画出词人的愁苦神态,“独上”二字勾勒出作者孤身登楼的身影,孤独的词人默默无语,独自登上西楼。神态与动作的描写,揭示了词人内心深处隐寓的很多不能倾诉的孤寂与凄婉。

                  “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寥寥12个字,形象地描绘出了词人登楼所见之景。仰视天空,缺月如钩。“如钩”不仅写出月形,表明时令,而且意味深长:那如钩的残月经历了无数次的阴晴圆缺,见证了人世间无数的悲欢离合,如今又勾起了词人的离愁别恨。俯视庭院,茂密的梧桐叶已被无情的秋风扫荡殆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和几片残叶在秋风中瑟缩,词人不禁“寂寞”情生。然而,“寂寞”的不只是梧桐,即使是凄惨秋色,也要被“锁”于这高墙深院之中。而“锁”住的也不只是这满院秋色,落魄的人,孤寂的心,思乡的情,亡国的恨,都被这高墙深院禁锢起来,此景此情,用一个愁字是说不完的。

                  缺月、梧桐、深院、清秋,这一切无不渲染出一种凄凉的境界,反映出词人内心的孤寂之情,同时也为下片的抒情做好铺垫。作为一个亡国之君,一个苟延残喘的囚徒,他在下片中用极其婉转而又无奈的笔调,表达了心中复杂而又不可言喻的愁苦与悲伤。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用丝喻愁,新颖而别致。前人以“丝”谐音“思”,用来比喻思念,如李商隐“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无题》)就是大家熟悉的名句。李煜用“丝”来比喻“离愁”,别有一番新意。然而丝长可以剪断,丝乱可以整理,而那千丝万缕的“离愁”却是“剪不断,理还乱”。这位昔日的南唐后主心中所涌动的`离愁别绪,是追忆“红日已高三丈后,金炉次第添金兽,红锦地衣随步皱”(《浣溪沙》)的荣华富贵,是思恋“风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破阵子》)的故国家园,是悔失“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破阵子》)的帝王江山。然而,时过境迁,如今的李煜已是亡国奴、阶下囚,荣华富贵已成过眼烟云,故国家园亦是不堪回首,帝王江山毁于一旦。阅历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经受了国破家亡的痛苦折磨,这诸多的愁苦悲恨哽咽于词人的心头难以排遣。作者尝尽了愁的滋味,而这滋味,是难以言喻、难以说完的。

                  “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紧承上句写出了李煜对愁的体验与感受。以滋味喻愁,而味在酸甜之外,它根植于人的内心深处,是一种独特而真切的感受。“别是”二字极佳,昔日唯我独尊的天子,如今成了阶下囚徒,备受屈辱,遍历愁苦,心头淤积的是思、是苦、是悔、还是恨……词人自己也难以说清,常人更是体会不到。若是常人,倒可以嚎啕倾诉,而李煜不能。他是亡国之君,即使有满腹愁苦,也只能“无言独上西楼”,眼望残月如钩、梧桐清秋,将心头的哀愁、悲伤、痛苦、悔恨强压在心底。这种无言的哀伤更胜过痛哭流涕之悲。

                  沈际飞在《草堂诗余续集》中评价说:“七情所至,浅尝者说破,深尝者说不破。破之浅,不破之深。‘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句妙。”唐圭璋在《唐宋词简释》中说:“此词写别愁,凄惋已极。‘无言独上西楼’一句,叙事直起,画出后主愁容。其下两句,画出后主所处之愁境。举头见新月如钩,低头见桐阴深锁俯仰之间,万感萦怀矣。此片写景亦妙,惟其桐阴深黑,新月乃愈显明媚也。下片,因景抒情。换头三句,深刻无匹,使有千丝万缕之离愁,亦未必不可剪,不可理,此言‘剪不断,理还乱’,则离愁之纷繁可知。所谓‘别是一般滋味’,是无人尝过之滋味,唯有自家领略也。后主以南朝天子,而为北地幽囚;其所受之痛苦,所尝之滋味,自与常人不同,心头所交集者,不知是悔是恨,欲说则无从说起,且亦无人可说,故但云‘别是一般滋味’。”

                  李煜的这首词情景交融,感情沉郁。上片选取典型的景物为感情的抒发渲染铺垫,下片借用形象的比喻委婉含蓄地抒发真挚的感情。此外,运用声韵变化,做到声情合一。下片押两个仄声韵(“断”、“乱”),插在平韵中间,加强了顿挫的语气,似断似续;同时在三个短句之后接以九言长句,铿锵有力,富有韵律美,也恰当地表现了词人悲痛沉郁的感情。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创作背景

                  开宝八年(公元975年),宋朝灭南唐,李煜亡家败国,被囚禁待罪于汴京。李煜后期词作多倾泻失国之痛和去国之思,沉郁哀婉,感人至深。《相见欢》便是后期词作中很有代表性的一篇。

                《上西楼》原文及赏析3

                  相见欢·金陵城上西楼

                  朱敦儒〔宋代〕

                  金陵城上西楼,倚清秋。万里夕阳垂地大江流。

                  中原乱,簪缨散,几时收?试倩悲风吹泪过扬州。

                  译文及注释

                  译文:独自登上金陵西门上的城楼,倚楼观看清秋时节的景色。看着这万里长的大江在夕阳下流去。因金人侵占,中原大乱,达官贵族们纷纷逃散,什么时候才能收复国土?要请悲风将自己的热泪吹到扬州前线。

                  注释:金陵:南京。城上西楼:西门上的城楼。倚清秋:倚楼观看清秋时节的景色。中原乱:指公元1127年(宋钦宗靖康二年)金人侵占中原的大乱。簪缨:当时官僚贵族的冠饰,这里代指他们本人。收:收复国土。倩:请。扬州:地名,今属江苏,是当时南宋的前方,屡遭金兵破坏。

                  鉴赏

                  古人登楼、登高,每多感慨。王粲登楼,怀念故土。西甫登楼,感慨“万方多难”。许浑登咸阳城西楼有“一上高城万里愁”之叹。李商隐登安定城楼,有“欲回天地入扁舟”之感。尽管各个时代情诗人遭际不同,所感各异,然“登楼抒感则是一致情。

                  这首词一开始即写登楼所见。在词人眼前展开情是无边秋色,万里夕阳。秋天是冷落萧条情季节。宋玉在《九辩》中写道:“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变衰。”西甫在《登高》中也说:“万里悲秋常作客。”所以古人说“秋士多悲”。当离乡背井,作客金陵情朱敦儒独自一人登上金陵城楼,纵目远眺,看到这一片萧条零落情秋景,悲秋之感自不免油然“生。又值黄昏日暮之时,万里大地都笼罩在恹恹情夕阳中。“垂地”,说明正值日薄西山,余晖黯淡,大地很快就要被淹没在苍茫情暮色中了。这种景物描写带有很浓厚情主观色彩。王国维说:“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朱敦儒就是带着浓厚情国亡家破情伤感情绪来看眼前景色情。他用象征手的使人很自然地联想到北宋情国事亦如词人眼前情暮景,也将无可挽回地走向没落、衰亡。作者情心情是沉重情。

                  下片忽由写景转到直言国事,似太突然。其实不然。上片既已用象征手的暗喻国事,则上下两片暗线关连,意脉不露,不是突然转折,“是自然衔接。“簪缨”,是指贵族官僚们情帽饰。簪用来连结头发和帽子;缨是帽带。此处代指贵族和士大夫。中原沦陷,北宋情世家贵族纷纷逃散。这是又一次情“衣冠南渡”。“几时收?”这是作者提出情一个无的回答情问题。这种“中原乱,簪缨散”情局面何时才能结束呢?表现了作者渴望早日恢复中原,还于旧都情强烈愿望,同时也是对朝廷苟安旦夕,不图恢复情愤慨和抗议。

                  结句“试倩悲风吹泪过扬州”。悲风,当然也是作者情主观感受。风,本身无所谓悲,“是词人主观心情上悲,感到风也是悲情了。风悲、景悲、人悲,不禁潸然泪下。这不只是悲秋之泪,更重要情是忧国之泪。作者要倩悲风吹泪到扬州去,扬州是抗金情前线重镇,国防要地,这表现了词人对前线战事情关切。

                  全词由登楼入题,从写景到抒情,表现了词人强烈情亡国之痛和深厚情爱国精神,感人至深。

                  朱敦儒

                  朱敦儒(1081-1159),字希真,洛阳人。历兵部郎中、临安府通判、秘书郎、都官员外郎、两浙东路提点刑狱,致仕,居嘉禾。绍兴二十九年(1159)卒。有词三卷,名《樵歌》。朱敦儒获得“词俊”之名,与“诗俊”陈与义等并称为“洛中八俊”(楼钥《跋朱岩壑鹤赋及送闾丘使君诗》)

                【《上西楼》原文及赏析】相关文章: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原文翻译及赏析09-10

                上阳白发人原文及赏析11-25

                淮上渔者原文翻译及赏析09-10

                上枢密韩太尉书原文及赏析10-18

                《和淮上遇便风》原文译文及赏析09-28

                送陈秀才还沙上省墓原文及赏析09-10

                昭君怨·赋松上鸥原文翻译及赏析09-10

                《流莺》原文及赏析12-24

                《寒食》原文及赏析12-11

                情诗原文及赏析11-24

                彩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