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df1p7"><var id="df1p7"><output id="df1p7"></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df1p7"></address>

<sub id="df1p7"><var id="df1p7"><ins id="df1p7"></ins></var></sub>

    <thead id="df1p7"></thead>

<sub id="df1p7"><listing id="df1p7"></listing></sub>

      <sub id="df1p7"><dfn id="df1p7"></dfn></sub>

        <address id="df1p7"></address>

        <sub id="df1p7"><var id="df1p7"></var></sub><form id="df1p7"><dfn id="df1p7"></dfn></form>
        <sub id="df1p7"></sub>

              <address id="df1p7"><var id="df1p7"></var></address>

              <form id="df1p7"></form>

                <address id="df1p7"><var id="df1p7"><ins id="df1p7"></ins></var></address><address id="df1p7"><dfn id="df1p7"><mark id="df1p7"></mark></dfn></address>
                范文资料网>书稿范文>赏析>《南乡子·邢州道上作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南乡子·邢州道上作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时间:2021-09-08 09:32:36 赏析 我要投稿

                南乡子·邢州道上作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原文:

                  南乡子·邢州道上作

                  清代:陈维崧

                  秋色冷并刀,一派酸风卷怒涛。并马三河年少客,粗豪,皂栎林中醉射雕。

                  残酒忆荆高,燕赵悲歌事未消。忆昨车声寒易水,今朝,慷慨还过豫让桥。

                  译文:

                  秋色冷并刀,一派酸风卷怒涛。并马三河年少客,粗豪,皂栎林中醉射雕。

                  秋风就像凌厉凄冷的并刀,一派令人酸目的狂风,席卷呼啸而来声如怒涛。荆州一带少年们并马驰骋,长得粗犷豪放,躺卧栎林,醉后弯弓射击大雕。

                  残酒忆荆高,燕赵悲歌事未消。忆昨车声寒易水,今朝,慷慨还过豫让桥。

                  微微醉意中回忆着荆轲高渐离,燕赵之地至今悲歌未消,回忆往昔而今仍觉易水凄寒,今天我又慷慨豪迈地跨过豫让桥。

                  注释:

                  秋色冷并(bīng)刀,一派酸风卷怒涛。并马三河年少客,粗豪,皂(zào)栎(lì)林中醉射雕。

                  南乡子:词牌名,又名《好离乡》《蕉叶怨》。双调五十六字,上下片各四平韵。邢州:今河北邢台。古时属的燕赵地区。并刀:古并州(山西北部)一带出产的刀具,以锋利著称。一派:一片。酸风:北风;指冬天的风,也指寒风。三河年少客:指好气任侠之辈。三河:河东、河内、河南,在河南省北部、山西省南部一带。古属燕赵之地。皂栎林:栎,树名,产于北方。

                  残酒忆荆(jīng)高,燕赵悲歌事未消。忆昨车声寒易水,今朝,慷慨还过豫让桥。

                  荆高:荆指荆轲。高指高渐离,此代指行侠仗义的刺客。燕赵悲歌:指荆高送别事。易水:河名,在河北易县附近。豫让桥:即豫让隐身伏击赵襄子之地,在邢台北,不存。

                  赏析:

                  全词在行文上,前两句总述,后两句分叙,在分叙中又以“忆昨”和“今朝”的时间词标明,既说明词人在“邢州道上”的奔波进程,又可见诗人浮想联翩,情随景出的.思绪,显得眉目清楚,词气贯注,再加上在抒情中熔叙事、怀古、议论于一炉,更给人以一气呵成之感。

                  上片写道中所见。起首二句写秋色阴冷,秋风劲厉。用并刀相比、冰肌刺骨,好象刀割,可谓想象奇特,比喻尖新。写风劲,不仅用“卷涛”的夸张描写,更用一个“酸”字加以渲染,就突出了秋风直射眸子的尖利、寒冷和惨烈感,两句词采用比喻、夸张、通感等艺术手法,生动地写出词人对严酷的自然环境的独特感受,从而为下文“三河年少客”的英雄豪举提拱了典型环境。后三句写“三河年少客”在林中骑射的情景。古称善射者为“射雕手”,在西风劲历,寒意刺骨的深秋,竟有英雄少年呼朋引伴、冒风冲寒,驰马弋射,这确是一种粗犷豪举,一个“醉”字,更是醉态淋漓,神情毕现,词人以赞赏的笔调刻画了这一幅深秋醉射图,形象生动风格雄健“粗豪”两字,更是感情贯注,笔力千钧。

                  下片写怀古心情,词用“残酒忆荆高”换头,字面上,从少年的“醉射”引出自己的“残酒”;内容上,从写所见转入怀古;感情上,从赞扬少年变为感叹自己,承上启下,过渡自然,一个“忆”字更是有力地领起下文“荆高”,指荆轲、高渐离,其实也包括豫让的事,这里只说两人,是为了押韵,二是限于字数不能遍举。接着词人回顾了春秋战国的两曲“燕赵悲歌”:一是关于荆轲和高渐离的事迹,二是豫让复仇报主的故事。两曲悲歌流传至今,使人激励,也使人叹息,这就是“事未消”的含义。词人触景怀思,心灵也深受震撼,因此,他乘车过易水时,深感其“寒”,这“寒”既是对自然气候的实写,也是历史往事的重现,更是词人内心感情的流露,这里有对荆、高壮志未酬的惋惜,也有对自己霜刃未试的伤感,但作者并不颓唐,在过豫让桥时忽多“慷慨”,这“慷慨”,是对豫让坚持复仇报主、耻于苟且偷生精神的赞扬,也是对自己不甘沉寂、勇于奋起的激励。作者缅怀三位壮士是借古人的悲壮事迹抒写自己心中的感慨,抒发壮怀激烈的雄心。慷慨豪气,力透纸背。

                【南乡子·邢州道上作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相关文章:

                绥州作原文翻译及赏析09-10

                南乡子·送述古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09-09

                伊州歌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09-09

                南乡子·寒玉细凝肤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09-09

                南乡子·舟中记梦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09-09

                守睢阳作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09-09

                南乡子·烟暖雨初收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09-09

                自常州还江阴途中作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09-09

                秋月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09-09

                守岁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09-09

                彩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