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df1p7"><var id="df1p7"><output id="df1p7"></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df1p7"></address>

<sub id="df1p7"><var id="df1p7"><ins id="df1p7"></ins></var></sub>

    <thead id="df1p7"></thead>

<sub id="df1p7"><listing id="df1p7"></listing></sub>

      <sub id="df1p7"><dfn id="df1p7"></dfn></sub>

        <address id="df1p7"></address>

        <sub id="df1p7"><var id="df1p7"></var></sub><form id="df1p7"><dfn id="df1p7"></dfn></form>
        <sub id="df1p7"></sub>

              <address id="df1p7"><var id="df1p7"></var></address>

              <form id="df1p7"></form>

                <address id="df1p7"><var id="df1p7"><ins id="df1p7"></ins></var></address><address id="df1p7"><dfn id="df1p7"><mark id="df1p7"></mark></dfn></address>
                范文资料网>书稿范文>赏析>《饮酒·其八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饮酒·其八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时间:2021-09-08 17:33:18 赏析 我要投稿

                饮酒·其八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原文:

                饮酒·其八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饮酒·其八

                  魏晋: 陶渊明

                  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其姿。

                  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

                  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

                  提壶抚寒柯,远望时复为。

                  吾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

                  译文:

                  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其姿。

                  青翠的松树生长在东园里,荒草埋没了它的身姿。

                  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

                  等到寒霜凝结的时候,其他植物都枯萎了,这才显现出它卓尔不群的高枝。

                  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

                  在一片树林中人可能还不觉得,单独一棵树的时候人们才称奇。

                  提壶抚寒柯,远望时复为。

                  我提着酒壶抚弄寒冬中的.树干,有时候又极目远眺。

                  吾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

                  我生活的世界就是梦幻一样,又何必被俗世的尘嚣羁绊住脚步呢。

                  注释:

                  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其姿。

                  没其姿:掩没了青松的英姿。其:一本作奇。

                  凝霜殄(tiǎn)异类,卓然见高枝。

                  殄:灭尽。异类:指众草。卓然:特立的样子。这两句是说经霜之后,众草凋零,而青松的枝干却格外挺拔。

                  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

                  连林:松树连成林。人不觉:不被人注意。独树:一株、独棵。众乃奇:众人认为奇特。奇:一本作知。

                  提壶抚寒柯(kē),远望时复为。

                  寒柯:指松树枝。

                  吾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jī)。

                  何事:为什么。绁:系马的缰绳,引申为牵制。尘羁:犹尘网。这句和上句是说人生如梦幻,富贵功名把人束缚够了,为什么还要受它的羁绊?

                  赏析: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论语·子罕》)经过孔子的这一指点,松柏之美,便象征着一种高尚的人格,而成为中国文化之一集体意识。中国诗歌亦多赞叹松柏之名篇佳作。尽管如此,陶渊明所写《饮酒》第八首“青松在东园”,仍然是极有特色。

                  “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其姿。”青松之姿,挺秀而美。生在东园,却为众草所掩没。可见众草之深,其势莽莽。青松之孤独,也不言而喻。“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殄者,灭绝也。,异类,指众草,相对于青松而言。枝者,谓枝干。岁寒,严霜降临,众草凋零。于是,青松挺拔之英姿,常青之秀色,乃卓然出现于世。当春夏和暖之时节,那众草也是青青之色。而况草势甚深,所以能一时掩没青松。可惜,众草究竟经受不起严霜之摧残,终于是凋零了。“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倘若青松多了,蔚然连成松林,那么,它的与众不同,便难以给人以强烈印象。只是由于一株青松卓然独立于天地之间,人们这才为之诧异了。以上六句,构成全诗之大半幅,纯然出之以比兴。正如吴瞻泰《陶诗汇注》所说,是“借孤松为己写照。”青松象征自己坚贞不渝之人格,众草喻指一班无品无节之士流,凝霜则是譬比当时严峻恶劣之政治气候,皆容易领会。唯“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两句,意蕴深刻,最是吃紧,应细心体会。一株卓然挺秀之青松,诚然令人惊诧。而其之所以特异,乃在于众草不能有青松之品质。倘园中皆是青松,此一株自不足为奇了。一位人格高尚之士人,自亦与众不同。其实,这也是由于一班士人自己未能挺立人格。若士流能如高士,或者说人格高尚蔚然而为一代士风,则高士亦并非与众不同。依中国文化传统,“我欲仁,斯仁至矣”(《论语·述而》)——人人都具备着挺立人格的内在因素。“人皆可以为尧舜”(《孟子·告子下》)——人人都可以挺立起自己的主体人格。可惜士人往往陷溺于私欲,难能“卓然见高枝”。正如朱熹所说:“晋宋人物,虽曰尚清高,然个个要官职,这边一面清谈,那边一面招权纳货。陶渊明真个能不要,此所以高于晋宋人物。”(陶澍集注《靖节先生集》附录引)渊明少无适俗韵,晚抱固穷节,自比青松,当之无愧。最后四句,直接写出自己。“提壶挂寒柯,远望时复为。”寒柯,承上文“凝霜”而来。下句,陶澍注:“此倒句,言时复为远望也。”说得是。渊明心里爱这东园青松,便将酒壶挂在松枝之上,饮酒、流连于松树之下。即使不到园中,亦时常从远处来瞻望青松之姿。挂壶寒柯,这是何等亲切。远望松姿,正是一往深情。渊明之心灵,分明是常常从青松之卓然高节,汲取着一种精神上的滋养。庄子讲的“与物有宜”,“与物为春”,“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分别见《庄子·大宗师》、《德充符》、《天下》篇),正是此意。“吾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结笔两句,来得有点突兀,似与上文无甚关系,实则深有关系。梦幻,喻人生之短暂,翻见得生命之可珍惜。绁者,捆缚也。尘羁即尘网,谓尘世犹如罗网,指的是仕途。生命如此有限,弥可珍惜,不必把自己束缚在尘网中,失掉独立自由之人格。这种坚贞高洁的人格,正有如青松。这才是真正的主体品格。

                  渊明此诗之精神境界与艺术造诣,可以喻之为一完璧。上半幅纯用比兴,赞美青松之高姿。下半幅纵笔用赋,抒发对于青松之知赏,以及珍惜自己人格之情怀。全幅诗篇浑然一体,实为渊明整幅人格之写照。全诗句句可圈可点,可谓韵外之致味之而无极。尤其“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二句,启示着人人挺立起高尚的人格,则高尚的人格并非与众不同,意味深远,极可珍视。《诗·小雅·裳裳者华》云:“唯其有之,是以似之。”只因渊明坚贞高洁之人格,与青松岁寒不凋之品格,特征相似,所以此诗借青松为自己写照,境界之高,乃是出自天然。

                【饮酒·其八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相关文章:

                1.饮酒·其七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2.饮酒·其五原文、翻译及赏析

                3.秦王饮酒原文、注释及赏析

                4.我行其野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5.饮酒·其五原文及赏析

                6.饮酒 其五原文及赏析

                7.浪淘沙·其七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8.有木诗八首·其八原文、翻译注释及赏析

                9.饮酒·其四原文翻译及赏析

                彩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