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df1p7"><var id="df1p7"><output id="df1p7"></output></var></thead>
    <address id="df1p7"></address>

<sub id="df1p7"><var id="df1p7"><ins id="df1p7"></ins></var></sub>

    <thead id="df1p7"></thead>

<sub id="df1p7"><listing id="df1p7"></listing></sub>

      <sub id="df1p7"><dfn id="df1p7"></dfn></sub>

        <address id="df1p7"></address>

        <sub id="df1p7"><var id="df1p7"></var></sub><form id="df1p7"><dfn id="df1p7"></dfn></form>
        <sub id="df1p7"></sub>

              <address id="df1p7"><var id="df1p7"></var></address>

              <form id="df1p7"></form>

                <address id="df1p7"><var id="df1p7"><ins id="df1p7"></ins></var></address><address id="df1p7"><dfn id="df1p7"><mark id="df1p7"></mark></dfn></address>
                范文资料网>反思报告>统筹>《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现状与展望

                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现状与展望

                时间:2020-08-13 13:52:30 统筹 我要投稿

                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现状与展望

                一、 城乡发展现状

                2017年前后我们的城乡发展是什么状况?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回答。

                第一,城乡居民收入和支出存在巨大差异。从1978年到2017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变化中可以看出,城乡居民的人均收入比在1984年之前并没有像2000年以后扩大得那么严重。

                第二,城乡公共服务发展差距十分明显。从社会事业方面来看,在养老保障、就业保障、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城乡差距较大。 (一)2017年,城镇养老保险每人每年平均支付额为10325元,而农村仅为695元,城镇是农村的14.9倍;城镇最低生活保障每人每年平均支付额为995元,而农村仅为398元,城镇是农村的2.5倍。

                (二)就业保障方面,首先是城乡劳动就业市场仍处于割裂状态,这种状态阻碍了劳动力的流动与合理配置;其次是限制农民就业的一些政策没有完全取消,比如部分地区招工时设定户口等条件,这种做法严重影响了就业的公平竞争。

                (三)城乡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优于农村。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主要靠国家财政投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投入不足使农村越来越远地落后于城市。

                第三,工农业二元结构格局依然突出。从1978年到2017年我国工农业二元结构强度走势图,我们可以看到,工农业的二元结构强度的走势从1982年是回落的,到了1984、1985年趋势是向上的,到了2003年虽然有所降低,但是依然在高位上运行。也就是说,工农业二元结构的格局依然没有得到根本的彻底的扭转。

                第四,城乡居民发展失衡。从固定资产投资的结构上来看,1995年到2017年,虽然农村固定资产投资的绝对额在不断增长,但是,相对比重却在下降。也就是说,农村的发展受到投资的影响。

                我们在谈论城乡统筹发展时,举了大量个别的或者说单一的现象。要全面把握目前中国城乡统筹的状况,需要有一个衡量城乡统筹发展的测量指标体系。通过这种指标体系的建立,对我国的城乡统筹到底处在一种什么状况进行总体把握,而不是一谈城乡发展差异,就举例说教育如何落后,城市发展如何落后,社会事业发展如何落后。

                二、城乡统筹的测量方法与基本结论

                我们的测量方法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城乡统筹的定义;二是城乡统筹的测量方法;三是权重的确定;四是测量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我们通过测量指标体系的建立,尝试着对全国以及省市区城乡统筹发展现状做一个评价或者解释。

                首先是测量统筹发展的定义。城乡统筹发展是把城市与农村、城镇居民与农村居民作为一个整体,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中统筹谋划

                发展,纠正长期以来工业与农业、城市与农村、经济与社会分割形成的失衡发展关系的一种发展方式。

                衡量城乡统筹发展的差异,有很多方法,比如比值法,有城乡比值法还有实际值与目标值比值法。我们主要选择的是比值法中的城乡比值法。城乡比值法是我们构建一个数学公式来衡量城乡发展的差异。最理想的城乡统筹发展格局是,评价结果接近于1,偏离1的程度越大,说明城乡发展不协调的程度也就越大。

                测量方法下来就是要构定一定的权重,这个权重对最后结果的影响比较大。在权重确定过程中,有四种方法:专家打分法、层次分析法、主成分分析法和因子分析法。这些方法各有各的优点和不足。我们考虑了数据的可得性和分析过程中的一些因素,最终选择了专家打分法。这种方法在目前的状况下无论是从使用方面还是现实意义方面都有一定的优势,当然也有可能会带有一些专家个人的主观性,但如果专家是长期研究这些方面的.,这种主观性可能会小一些。

                我们把指标体系分成三类,一类是显示性指标,一类是传导性指标,一类是分析性指标。

                大家在谈到城乡统筹时,主要说我们的教育状况怎样,农村如何比城市落后,或者城市如何比农村先进,这些都是显性的,可以直观看到的,我们把这些指标称为显示性指标。这种显示性指标有导致这个结果的因素,这些因素我们把它归纳到分析性指标里去。在显示性指标和分析性指标过程中,应该有一个传导性的系统或者作用。那么,能够代表这种传导性作用的指标,我们就把它归纳为传导性指标。显示性指标从经济生活、社会结构、社会事业发展这三个城乡统筹发展差距比较严重的方面来考量;传导性指标我们选择了一个,就是市场化程度建设;分析性指标主要是发展导向。每一个指标下面又有一个二级类指标,二级类指标下面还有一些三级类指标。

                确立了指标体系之后,我们要对各指标体系进行赋权。

                根据全国城乡统筹测量评价公式,加上赋权以后, 2017年,全国城乡统筹测量得分是0.4317,离1的距离比较远,甚至没有超过50%。接下来我们又对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城乡统筹用进行得分排名。总体上来说,人均GDP的发展和城乡统筹的排分的比在排位上大体相同。但是也有一些案例,比如河北省人均GDP的排位比较高,但是城乡统筹发展的得分比较低。广东也是这种情况。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也做了一些分析,比如河北是因为它的城市化在2017年是比较低的。

                以下是基本结论。

                1、城乡统筹发展得分不高、省际之间的差异明显。总体上来看,我国在2017年时,城乡统筹发展的得分一般是在0.34—0.64之间,全国平均城乡统筹的数值仅为0.4317,处于比较低的状态,也就是说,我国城乡统筹发展的差异比较大。另外,前几名和最后三名的得分差距比较大,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一倍。

                2、经济发展水平与城乡统筹发展有正相关性。我们做了一个几何计算,发现城乡统筹度越高的,经济发展水平也就越高,这条线趋向1,在最高点上被上海、浙江和北京占有。

                3、城乡统筹发展的区域差异比较显著。我们把31个省市自治区的得分每个阶段按照0.05来划分,分了四个区间。这四个区间在空间结构上来看,具有东部、中部和西部的明显区分。得分比较高的省市,主要有上海、浙江、北京、江苏、天津、黑龙江、吉林;得分处于0.45—0.50之间的,基本是中部地区的一些省份;还有一些自治区得分在0.40—0.45之间。

                4、各省市自治区未来城乡统筹发展的重点应有不同。有些省份,虽然经济发展方面得分很高,但是社会发展方面得分却非常低。也就是说,经济发展并不意味着必然带来城乡的协调发展,如果经济发展了,但不对社会事业进行大量投入,得分不一定高。因此,各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在未来城乡统筹方面要做的,重点的发展方向可能会不同。

                三、城乡统筹发展的未来方向和面临的问题

                城乡统筹发展应朝着以下几个方向推进:一是稳步推进城乡城市化发展;二是加快城乡一体的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三是努力缩小城乡、地区经济发展差距;四是努力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差距。

                但在现阶段,稳步推进城市化发展的过程中,也面临着一些现实问题。

                第一,过度注重大城市和特大城市的发展。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应注意城市发展上的一些创新,要避免现在城市发展的一些城市病。如果照搬他们的路,没有创新,城市化过程将会付出比较大的代价。

                第二,稳步推进城市化要注意小城镇的发展,特别是小城镇经济产业建设和公共服务基础设施建设。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小城镇的数量发展是非常大和明显的,但是同时,有些地区的小城镇建设中,基础设施建设又是跟不上的,产业支撑体系也没有建立起来,因此,小城镇建设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第三,最近几年很多小城镇都加快了农村城镇的建设,因为它本身作为城镇化的组成部分是需要建设的,但有些省份强调了需要用行政手段推进,这必然会产生一些问题,必然会造成农民一些利益的被侵害,这是特别需要注意的。因此,我们建议,应该有条件地推进农村城镇化建设,而不是把一个省都列入一个很短的时间内来全面实行农村社区化建设。

                【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现状与展望】相关文章:

                我国城乡统筹发展前景展望02-20

                中国茶业发展现状与展望09-06

                统筹城乡发展建议02-20

                城乡统筹发展讲话02-20

                城乡统筹发展的实践与思考02-20

                城乡统筹与城镇化发展心得02-20

                统筹城乡发展宣传方案02-20

                统筹城乡发展汇报材料02-20

                城乡统筹发展科技调研02-20

                彩89